当前位置:格尼网络国学红楼梦中清虚观打醮时发生了什么?宝钗做了什么
红楼梦中清虚观打醮时发生了什么?宝钗做了什么
2022-09-22

《红楼梦》第29回彼时贾母携宝玉、迎春、探春、惜春、黛玉、宝钗等人前去清虚观打醮,这是很多读者都比较关心的问题,接下来各位读者就和趣历史小编一起来了解吧!

由于众姊妹素日深锁在高墙深院之中,如今能出府游玩,自然格外高兴。

而到了清虚观,观中张道士捧来一盘子“法器”,说是底下人给贾宝玉的敬贺之礼,其中有一个金麒麟引起了贾母的注意,并引发出贾宝玉和其他姊妹间的一番对话:

贾母因看见有个赤金点翠的麒麟,便伸手翻弄,拿了起来,笑道:“这件东西好像我看见谁家的孩子也带着这么一个的?”宝钗笑道:“史大妹妹有一个,比这个小些。”贾母道:“是云儿有这个。”宝玉道:“她这么往我们家住着,我也没看见。”探春笑道:“宝姐姐有心,不管什么她都记得。”林黛玉冷笑道:“她在别的上还有限,惟有这些人带的东西上,越发留心。”宝钗听说,便回头没听见。——第29回

这个情节很有趣,借着一个金麒麟,明里暗里引发了宝钗、黛玉之间的一场“对抗”。

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宝钗,她客居贾府,一向秉承“事不关己不张口,一问摇头三不知”的处世态度,眼下贾母询问无关紧要的“金麒麟”一事,她却第一个率先发言,这当中隐含着一些隐晦的心理因素。

譬如姜超之文《<红楼梦>心理描写的三个突出特点》(载《红楼梦学刊》1985年第2辑),文中在分析红楼梦人物心理特点时,就列举了“清虚观打醮”的情节,并对宝钗的心理进行了分析:

贾母看金麒麟,问金麒麟。宝玉、黛玉、探春三人都在场,但谁也没吱声,偏偏最稳重的“不干己事不张口”的人却抢先发了言。为什么“不张口”变成先张口呢?先张口既有明的想法,又有暗的用意。明的想法是,有意地借机向贾母献殷勤。这种举动和宝钗平素为人是矛盾的。在一般情况下宝钗是不会当着众人抢先向贾母献殷勤的,但这是个难得的机会,在献殷勤背后有更重要的东西:暗示贾母不要忘了金玉良缘。因此,一反常态,稳重变成爽快,不张口变成先张口。宝钗的语言很简单,但心理活动却很复杂。

细细论来,宝钗素日的低调含蓄,一方面是她本身性情如此,另一方面也跟她举家客居贾府的现实背景有很大关系——住别人家,不好意思太冒尖儿。

但无论是出于以上哪个方面,就解释不通薛宝钗此处的“率先张口”。贾母询问金麒麟之事,宝钗大可以秉承以往低调含蓄之作风,不发一言即可;同时既客居贾府,也不宜话多,宝钗不可能不懂言多必失的道理。

因此,宝钗此处的积极表现,主动接贾母的话,颇有奉承献殷勤之意,这确实称得上是宝钗的心机。

单从这一点而言,薛宝钗与表姐王熙凤很相似,只不过王熙凤从小没有读过多少书,缺少文化修养,所以她对贾母的奉承呈现出简单化、娱乐化的趋向,而薛宝钗博学广识,不似阿凤那般世俗,她对贾母的奉承更加隐晦,更加幽深,更多展现出隐隐的恭敬。

面对贾母询问“这件东西在哪里见过”,宝钗立刻打起精神,不待他人发言,自己主动说出答案,即有“刻意冒尖儿”的嫌疑,想要在贾母跟前拥有话语权。

类似的情节还发生在《红楼梦》第35回,彼时贾母、王夫人、薛姨妈、王熙凤、薛宝钗前来探望遭笞挞的贾宝玉,期间宝钗曾言:我来了这么几年,留神看起来,凤丫头凭她怎么巧,巧不过老太太去。此话亦有溜须吹捧之嫌,跟上文话虽异,质却同。

薛宝钗确实有心机,但我们客观论来,薛宝钗的这种心机应该受到道德上的抨击吗?

恐怕不应该,因为耍这种心机耍得最多的恰恰是王熙凤,读者却因此甚喜凤姐,觉得王熙凤有“一万个心眼子”,对上口齿伶俐,对下秉雷霆之威,是真正的女强人,何以放在宝钗身上,便成了批判之处?

甚至放在今天,薛宝钗的这种“心机”也是职场中人的心理基础课——大家都更喜欢懂规矩、会说话的人,而不喜欢动辄嘴贱还自诩我天真无邪的傻白甜。

问题的关键在于姜先生之论的第二点:薛宝钗是否通过对“金麒麟”的点拨,有意暗示贾母对金玉良缘的支持?

要客观分析这一点比较困难,因为难免会受到喜钗、厌钗的心理因素的影响,做出过度主观,客观不足的评价,但有一点却是肯定的:林黛玉是认为薛宝钗有意借“金麒麟”来暗示金玉良缘。

正是因为林黛玉看到了这一层,所以她半抱怨半含酸地讥讽宝钗:她(薛宝钗)在别的上面还有限,惟有这些人带的东西上,越发留心。

如果单看《红楼梦》前80回,宝钗是否有这般深沉心机,是有待商榷的。但自从《红楼梦》问世以来,大部分论者分析《红楼梦》时,往往将高鹗续写视为完整本,而一旦结合后40回的文本内容,薛宝钗的心机城府则一览无遗,历来论述者颇多。

譬如清人涂瀛,他在《红楼梦论赞》之“宝钗赞”中这般评价宝钗:

观人者,必于其微。宝钗静慎安详,从容大雅,望之如春。以凤姐之黠、黛玉之慧、湘云之豪迈、袭人之柔奸,皆在所容,其所蓄未可量也。然斩宝玉之痴,形忘忌器;促雪雁之配,情断故人。热面冷心,殆春行秋令者欤?至若规夫而甫听读书,谋待而旋闻泼醋,所为大方家者,竟何如也?宝玉观其微也。

包括“袭为钗副”的袭人,亦被涂瀛评价为“柔奸之辈”。故而笔者窃以为,姜先生论述该文,恐怕也是站在120回的基础上来进行评价,通过后文黛死钗嫁,宝钗嫁给贾宝玉后的种种作为来作为评价的标准——后文薛宝钗斩宝玉之痴、促雪雁之配、为劝夫读书旋即泼醋,有点配不上“山中高士晶莹雪”的评价。

在后文结果的基础上,再翻开前面有关薛宝钗的情节,就会先入为主,之前仅仅是对宝钗的城府持怀疑态度,因高鹗续写,直接坐实了这一点。

因此,笔者私认为,如果以《红楼梦》前80回作为文本考量,薛宝钗借“金麒麟”有意在暗示金玉良缘的心机,是有待商榷的;但若是用120回本作为评判标准,则颇有道理,因为后40回的宝钗,其世俗心机一览无遗,若真是如此,那她之前的诸多行为确有心机深沉的嫌疑。

高鹗续写的后40回,到底是揭开了薛宝钗的真面目,还是将宝钗划入了“冤假错案”之列,还需读者自行体会。清虚观打醮,场面大得意外。

格尼网络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1587901230